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淘汰高毒农药应直面源头问题

2018年01月24日 09:00   官网:富美达电器制品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淘汰高毒农药应直面源头问题,毫无疑问,《乌鸦嘴妙女郎》以“高品质、高颜值、高爆点”成为2016年喜剧市场的一抹画风清奇的清风,紧凑的情节设置、大开脑洞的鬼畜爆笑点、余音绕梁的BGM与精良的画面制作皆成为该剧展现诚意的亮点,同时科技元素的成功运用也吸引一众年轻观众的大力关注,“天才科学家”乔慕渔的各项全新发明令人大开眼界,尤其是属性突变的机器人“乔八”更是凭借“甄嬛体”骂人方式成为继“吉祥物”小乌鸦后新一代爆款萌物。剧中体现出的回归本真与初心的主题也成功输送了关爱包容、追逐梦想的价值观,潜移默化间成为年轻受众的立身追求。

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三审稿提出:国家鼓励和支持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推动剧毒、高毒农药替代产品的研发和应用,加快淘汰剧毒、高毒农药。剧毒、高毒农药不得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4月20日新华社)

剧毒、高毒农药大面积用在农作物上,造成的农药残留会严重威胁人体健康,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知识,而是已经被无数次提及的常识。将淘汰剧毒、高毒农药纳入到了食品安全法修订草案的讨论范围中,体现了依法治理农药残留问题的态度。然而,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剧毒、高毒农药的使用在现实生活中仍然十分普遍,此前已有的相关规定约束性有限,不得不通过立法来寻求更有效的治理。

前不久,山东青岛多位市民因食用“问题西瓜”住进了医院,后经监管部门初步查明,这些“问题西瓜”来自海南,存在农药残留超标问题,其中检出的农药“涕灭威”,更是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农药。毒性颇大的“涕灭威”为何能躲避过监管继续使用?还有多少类似的剧毒、高毒农药游离在监管之外?在淘汰剧毒农药的问题上,还有一个常识必须被提及,那就是不管是条例、规定,还是法律,只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了,才能够成为刚性的规则,否则,便只是一纸空文。淘汰剧毒、高毒农药纳入立法的考量之中令人期待,但还是得先问一句,监管准备好了吗,相比立法层面的升级,监管方面的升级或许更为重要。

在农药使用问题上,监管存在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还是以山东青岛发生的毒西瓜事件为例,海南也曾明令禁止使用剧毒农药“涕灭威”,但依然被一些农户用于西瓜种植。大量本被禁用的剧毒农药顺利生产并一路畅通地进入市场,并最终用在瓜果种植上。在剧毒农药的生产、运输,以及销售使用环节,监管都可谓形同虚设。违规生产、使用剧毒农药是为了节省成本,以获得更多利润。而只要存在不正常的利益纠葛,权力就会失其本分,因此,监管不力不仅是工作作风问题,也可能存在腐败问题。那么,淘汰剧毒、高毒农药,首先要实现的其实是监管的归位。只有监管部门负起了应有的责任,剧毒农药的生产和销售环节才能得到有效的监管,这是源头治理的第一步。

而要彻底的杜绝剧毒、高毒农药在蔬菜、果树、茶叶和中草药材等与人体健康息息相关的农作物上的使用,还须大力推广低毒农药,使得剧毒、高毒农药失去市场。在现实中,种植户们往往只算经济账,如果低毒农药仍然昂贵,而剧毒、高毒农药仍然是“物美价廉”,那么对于高毒农药的市场需求就会一直存在,也就难以实现彻底淘汰。因此,解决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问题,农业部门很有必要大力支持新型低毒农药的研发,并根据市场情况,对生产低毒农药的企业和使用低毒农药的农户进行专项补贴。如此,剧毒、高毒农药才会彻底失去市场。

实现农药的低毒化、高效化,既需要监管模式的升级,也需要根据市场规则设计出可行方案。农药残留问题关乎每个人的健康,不管淘汰剧毒、高毒农药最终会不会写进食品安全法,我们都必须尽快行动起来,去直面源头问题。

文/寇宇龙

  李铁表示,队中的4位国脚结束高原集训,在8日凌晨4点才真正安顿好躺在床上,从高原下来睡眠受到了一些影响。“现在各种困难都有,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有什么样的人、就踢什么样的球。”

  戴伊透露自己曾与美巡赛提供的医务人员咨询过,但是他也计划去找其他的医生了解一下病毒的情况,听听医生的意见是否去往巴西参赛。

  台湾是个骑单车的好地方,但仅限于公路车。这里有错综复杂的单车路线可以环岛,你也可以从海边一直骑到海拔超过三千米的地方。然而,要让台湾成为一个骑山地的好选择还有很多基础工作要做。

  铁英华对这场比赛也非常重视,目前正在大东翔国际搏击俱乐部备战的他专门为这场对决制定了训练计划,而且他还需要在保证训练量的同时避免受伤,以求以最好的状态迎战劲敌。铁英华也表示:“我目前的训练状态非常好,而且经过前段时间频繁与世界顶尖选手交锋让我更有信心迎战任何对手,这段时间我的教练也针对我不足的地方进行了加强,我希望能用一场KO来回报一直支持我的家人、教练、朋友和粉丝们!”

标签:淘汰高毒农药应直面源头问题

责任编辑:晋康帝司马岳